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陕西网|陕西资讯网 - 陕西综合信息门户网站
热搜: 西安 陕西 举行 德力森 雪芝露
深入开展扫黑除恶 共建共享平安韩城
当前位置: 大陕西网 > 艺术文学 >

浅说陕北救中央

2022-01-05 09:43 [艺术文学] 来源于:大陕西网 作者:网络
导读:浅说陕北救中央 国网榆林市供电公司 赵富华 自从1935年10月,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在弹尽粮绝,减员至不到十二分之一的人数,起死回生的落脚陕北后,关于陕北与中央,谁救了谁的话语,就开始在不同阶层的人中,有了不同的说法。 毛主席说是陕北救了中央,而陕

浅说陕北救中央

 

国网榆林市供电公司     赵富华   
 

自从1935年10月,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在弹尽粮绝,减员至不到十二分之一的人数,起死回生的落脚陕北后,关于陕北与中央,谁救了谁的话语,就开始在不同阶层的人中,有了不同的说法。
      毛主席说是陕北救了中央,而陕北党和陕北红军及政府中的不少干部官兵说是中央救了陕北。周恩来副主席说是陕北与中央互救。
     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党中央和中央红军,于一年前就被国民党多次重兵围剿,丧失了南方根据地,从江西瑞金突围,准备去湘鄂西与红二方面军汇合,依托二方面军创立的湘鄂西根据地立足,没能成功,于是长途行军,到处寻找落脚点,四面受敌,死伤惨重,无法立足。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下,只好爬雪山,过草地,走到哈达铺时,发现国民党的报纸上说刘志丹率领几万陕北红军,占领了好几座县城,人民群众拥护刘志丹等领导,群众基础好,陕北实力雄厚。于是,党中央毛主席急招唯一熟悉陕北情况的陕西省委领导,陕北人贾拓夫祥问,贾拓夫极力建议中央落脚陕北,党中央和毛主席托付他引路,寻找刘志丹率领的陕北红军。
     就在此后不久,陕北党和红军及政府的领导人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人被错误肃反关押,并且挖好了活埋他们的坑子。
    贾拓夫了解到情况后,日夜兼程,向党中央毛主席汇报,并极力阻止肃反,再次建议中央和中央红军落脚陕北。党中央下令停止肃反,停止捕杀。挽救了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陕北党政军的领导人们的生命。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人们,对党中央和毛主席感激的泪流满面,不知所言,以命相报。
      党中央和中央红军一年没有理发,到陕北后,男女分不清,衣服的颜色分不清,枪和拐棍分不清。
     陕北军民在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领导人们的感恩思想领导下,以北国莽原般的气派和博大的胸怀,容纳了所有的灾难和错误。拿着馍馍,提着茶水,拿着水果,肉,陕北的南瓜子,黄河滩的红枣,土鸡蛋,赶着猪呀羊呀,鸡鸭,端着热腾腾的油糕,捧着滚滚的米酒,面带笑容迎接党中央和中央红军,把路边的伤病员捡回自己家里供养。刘志丹指派高岗拿出陕北党政军仅有的8000块大洋,倾囊而出,表达了陕北军民的感激之情和对中央的无私奉献精神。解救了党中央和中央红军的燃眉之急。刘志丹的夫人同桂荣看到毛主席穿着破旧的单鞋,没等毛主席开口,就自己主动根据毛主席的脚印,连夜点着油灯,不睡觉不休息,给毛主席赶做了舒适的棉鞋。
      事实告诉我们:陕北给党中央和中央红军提供了食物,钱,衣服,粮食等挽救了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并救活了许多生命垂危中的伤病员。党中央根据贾拓夫的如实汇报和正确建议,下令停止肃反,停止杀人,挽救了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人的生命。
      形成对中央与陕北谁救谁,各种不同说法的原因,主要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还有个人感情,陕北人的性格等.
      从生存必须的食物,水,衣服,休息,安全的生存环境的角度来说是陕北救了党中央和中央红军。从命悬一线,千钧一发,危在旦夕的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人,即将被活埋的生命角度来说,就是中央救了陕北领导人们的生命。
     从共同面临的危情险境,相互都处在生死绝境的情况,互相帮助,共同生存的角度来说,可以说是中央与陕北领导们互救。
      还有些其他的间接的说法,比如陕北人唱歌毛主席来了晴了天,驱散乌云,毛主席是咱的大救星,以及长征过来的老红军们,有的说胜利完成长征使命,到达目的地陕北等等。
     因为,长征对党中央和中央红军,以及对中国革命的生死存亡,有着非常重要的决定性意义,对共和国的建立,对世界无产阶级阵营,世界社会主义制度的胜利都有重要的意义。长征精神,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奋斗前进中,战胜艰难险阻,前赴后继,不屈不挠,顽强拼搏精神的代名词,并且,早已漂洋过海,走向世界。因此,必须认真对待,深入研究,明辨是非。
     其实,中央救陕北与陕北救中央,这种语言表述本身就不够精准,所以,也就容易造成思维理不清楚,总感到有点不符合实际的不严谨。
     中央是一个组织机构的名称,指的是当时的中国共产党的中央委员们组成的机构,日常事务由几个常委决断处理。而陕北是一个地理名称,地域范围名词,指的是陕西省北部,今天的榆林市和延安市的地盘。
      用社团组织机构名称,与地域名词表达当时的实际情况的互救,本身就不是很科学的。也是造成后来的歧义争议,使好多干部不好变换说法的原因之一。
      机构名称是人组成的群体,可以干事,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成事,也容易受到攻击,容易发生内部变化。而地域地理范围,包括了其上承载的人,物,动植物,水,煤,油等矿藏,森林等自然资源。一般来说是稳定的,除非人为开发或破坏,就不容易发生变化。
     从生存是人的第一需求,以及维持生存和生活所必须的基本资源来说,应该是陕北救了中央。陕北这块贫瘠的土地上,为党中央和中央红军落脚后,提供了淡水,粮食,衣物,以及相对安全的疗养和生存的环境,并挽救了中国革命的大本营。
     如果不是贾拓夫引路党中央和中央红军落脚陕北,陕北军民就不敢接纳,因为,此前的25军已经关押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领导,与陕北红军剑拔弩张,火并在即。那么,处在生死存亡绝境中的党中央和中央红军继续长征,在哪里落脚?还要走多少路?再会遭受国民党的多少次围追堵截?还得牺牲多少官兵?张闻天,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朱德等人组成的中央领导机构组织,能不能全部安全顺利的到达苏联?中央组织机构,会不会再次发生重组变化?当时就有不少同志认为,如果继续长征,找不到落脚点,就有可能全军覆没,为了保存点革命实力,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应该解体,各自隐蔽潜伏。毛主席的领袖地位会不会就是到陕北那样,由当地人陕北的军民热烈拥护,而形成并巩固至开国?开国大典能不能在1949年的10月1日举行?就算是在苏联落脚,苏联人能不能,愿意不愿意提供供养他们生活13年的必须生存资源?苏联人可能不可能,像陕北人那样把自己的子弟用于补充兵源,送上战场,与国民党和日本军队死战?去苏联谁来引路?王明吗?
      “救”,从求从攴,本意是在严寒天给人送皮衣。引申为给预帮助,使脱离危险,或解脱困难。
      中央用什么救了陕北?中央给陕北送来了衣服,还是食物?猪羊,鸡鸭蛋,还是给陕北送来了钱?若是中央专门来,或是在长征中遇到陕北肃反,只是为了救陕北领导人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人,那么,中央为啥不把他们救走,率领陕北红军跟随中央继续长征,去苏联落脚?如果中央不采纳贾拓夫的建议,而是去支持肃反,把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陕北红军和根据地的领导人们活埋,那么,陕北人民就会把中央红军与肃反的25军一样当做敌军,陕北人民从此不会给一粒米,一滴水,不会给一分钱。
      中央救陕北是一句话,听取了贾拓夫的如实汇报和正确的建议,下令停止肃反,停止捕杀,刀下留人。救活了命悬一线,千钧一发,危在旦夕的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人的生命。他们感激的泪流满面,倾囊而出,以命相报。从此,前赴后继的率领陕北军民养活了中央十三年。当然,十三年的供养,也有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人的服从中央思想的支撑,但是,当时来说是感谢救命之恩第一。
     建国后,特别是文化动乱的十年中。许多书籍和资料,文章里的意思都写成,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正确革命路线指引下,党中央和中央红军经过一年多的宣传,播种,战胜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粉碎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围追堵截,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完成了长征使命,胜利到达盼望已久的目的地陕北,终于到家了,结束了二万五千里的长征。
     这种说法,听起来好像是在颂扬毛主席对红军长征指挥有方,计划得当,胸有成竹,目的明确。
      实际上,这种说法是对毛主席本意和毛泽东思想的误解。长征时还没有毛泽东思想这一概念。
党中央到江西后,被敌人多次重兵围剿,无法立足,开始突围,起先准备突围出去,到湘鄂西与红二方面军会合,在那里扩大根据地,并指挥全国的革命战争和工作。被敌人堵截,分割而未能成功。只好长征,在长征路上多次选择落脚点,还准备去苏联,或是在甘肃落脚。到哈达铺时,找到了国民党的报纸,才知道陕北刘志丹等人领导的红军和根据地的实力,托付贾拓夫与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陕北红军和陕北根据地的领导人联系,正式找到落脚点陕北。陕北是中央红军的家,井冈山也是家,瑞金也是家,上海也是家,我们都有一个家,名字叫中国。
     党中央和中央红军,从江西瑞金突围出发时,并没有计划去陕北落脚,也没有准备去救哪里的红军和根据地,因为,当时的党中央和中央红军自身难保。毛主席就根本没有考虑去陕北当领袖。
      毛主席的本意,并不想领着中央红军爬雪山,过草地,更不想让战士们在长征途中饿死,冻死,战死,病死。不想看到贾拓夫等人吃那人粪中的青稞。毛主席的本意还是希望全国人民都安全的在家里吃上大米白馍,大鱼大肉。毛主席本意也不想杀国民党的军队,毛主席叫他们同胞。毛主席甚至不想杀日本人,前提条件是日本人不能杀害中国人,不要侵略中国,国民党不要杀害共产党,不要残酷的统治人民。
      毛主席的本意是想在井冈山,或是瑞金等地建立政权,与全国各地的工农红军配合,共同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推翻国民党的残酷统治,建立人民民主的共和国就行了,或者更早些时候的中国共产党人在上海,南京,武汉,北京,西安等地建立党的组织机构,直接推翻国民党,直接结束军阀混战的局面,定个首都,建立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国家。也不想发动秋收起义,领导农民和共产党员与国民党拼命,还牺牲了那么多的人。毛主席起初也不想来陕北,给陕北人民增加十三年的沉重负担,牺牲了陕北那么多的子弟兵。毛主席的本意是咋样牺牲少,咋样少跑路,咋样简单省事,就咋样办。
      但是,毛主席的美好愿望,在当时的上海,江西,包括他和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人的老家湖南,都行不通,都实现不了。当时,毛主席自己也不知道哪里能做为中国革命的大本营,就是在长征途中,他还不知道何处容身。实际上,当时,只有陕北,也只能到陕北落脚,才能开始施展实现毛泽东思想的宏伟蓝图。可以说,陕北挽救了毛主席,并诞生了毛泽东思想,并且,结晶出毛泽东思想中的最主要,最重要和最正确的部分。陕北提供了毛泽东思想诞生,发展,检验,成熟的“土壤”。到延安后正式提出了毛泽东思想这一中国共产党的重要概念,并结晶了刘志丹,谢子长,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人的思想精华。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南方根据地失败的原因之一是王明等人的思想,没有结晶陕北刘志丹,谢子长,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人的这一部分。因此,他们的思想是不全面,不完整的。陕北军民用他们最美妙的歌声,最热情的歌词唱出了“东方红”,毛主席来了晴了天,毛主席是咱的大救星等歌曲和文艺作品,维护了毛主席的领袖地位和形象。因此,陕北这块硕果仅存的革命根据地,刘志丹,谢子长,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领导人率领陕北军民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挽救了党中央,挽救了毛主席,挽救并诞生了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毛泽东思想。
     形成不同说法的原因,除了说话者的身份,地位,经历,处境和感情不同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的政治需要。
     当时的政治是需要对长征做正面的宣传,美化长征,维护党中央毛主席的政治权威,巩固当时的党中央机构组织的执政领导地位,与分裂中央和国民党的负面宣传作斗争。不能让国民党的宣传论调:共产党被围剿打的到处流串,逃串,逃亡,死伤惨重,减员很大,惊弓之鸟,不堪一击。
当时,需要把长征到陕北,说成是胜利落脚,而不是失败的落难。便于对外宣传树立中央的自信,便于中央领导全国革命,也使陕北人积极拥护,提供给养。而权威领导自己则必须始终坚持站在实事求是的立场上,以得民心。 所以政治语言分工就是毛主席等领导人说是陕北救了中央,而陕北领导人们说是中央救了陕北,陕北人性格厚道,朴实,谦让,知恩图报,又顾全大局。
     表面语言的相反,实际上蕴含着内部思想的一致性。如果是真实的相反:毛主席等中央领导说是中央救了陕北,陕北领导们说是陕北救了中央,那么,就会形成真正的分歧,争论,甚至是矛盾对立。中央就很难在陕北立足。
     表面语言的温和顺从,有时潜伏着内心思想的难以齐心团结。如果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陕北领导人们对毛主席说:你说谁救谁,就是谁救谁。我们不敢和你争论,就按你说的是陕北救了中央,以后遇到啥灾难,就都来陕北吧,让其他地方受到围剿的各路红军,也都来陕北吧。这样说的话,党中央和毛主席,以及其他各路红军,就有一种亏欠陕北的感觉,就不好意思跑来对救自己的这片陕北热土和勤劳勇敢的陕北军民,指手画脚,发号施令,就应该感恩陕北,特殊对待付出惨重代价的陕北军民。陕北就成了中央和全国的大救星了。
      形成错误说法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当时的陕北人,普遍认识水平和语言表达能力有限,特别是农民,农民们感到自己的负担重了,陕北救了党中央,就是不会用科学规范的语言表达,有时还埋怨中央。
      一个机构,救一块地盘,救一个地理区域的范围是完全可以的,甚至,一个人也能挽救一块地盘。当这块地盘区域范围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时。
     如果,当时,陕北这块地盘发生大的自然灾害,或是社会性灾难时,被中央发现并成功制止,或者避免损失,就无可异议了。比如地震,大面积火灾,洪涝灾害,火山喷发,大的台风,大面积瘟疫,连年大旱的年馑,战争突袭,重兵保卫扫荡时等等,中央提前做了准备,或者预防避免,或者灾后补救减轻损失,避免了陕北范围的毁灭性灾难。比如中央救了唐山大地震,中央救了汶川大地震,中央救了大兴安林火灾,中央解放了东北,救了东北等等。
实际上,当时,中央真正救的是陕北党红军和苏维埃政府的主要领导人们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人的生命。而人们的习惯上,经常用地域地盘的领导人,代表他所在的地盘,至今,仍然用领导人的名字,代表他所领导的行政区域范围,或机关单位。比如中央开会时,用刘国中代表陕西,李春临代表榆林,杨成林代表神木,李世书代表靖边。国务院会议时,用部委领导人代表所领导的部委机构。思维惯性,一直沿用。
      如果说中央一句话救了陕北,那么,向中央汇报,并极力建议,又传话引路的贾拓夫也就是救了陕北。至少也完全应该说,贾拓夫是参与中央救陕北和陕北救中央的最主要和最重要的领导干部之一。而且,贾拓夫是两方面都了解,最可信任的人。
      所以,从生存以及后来的发展壮大所必需的资源来说,还是陕北救了中央。党中央毛主席救了陕北党和陕北红军,以及苏维埃政府的主要和重要的领导人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张秀山,杨森,杨琪等人的生命,以及他们组成的陕北的领导机构组织。
如果,老同志们一时思想转不过来弯,一定坚持要用人物组成的机构组织代表地域地盘那种表述法,说是中央救了陕北,当然,陕北也救了中央,那么,陕北也就救了当时的中央所代表的全中国。
    人类对自然界和社会现象的认识,总是在不断的纠正前辈们的错误认识中前进,才能比前辈们更加精准。比如地心说纠正了同心球,日心说纠正了地心说,宇宙论纠正了日心说等。勇士们拆除了烧死布鲁诺的火刑架,前赴后继的探索研究。
    政治的大环境开明,言论自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艺繁荣局面,研究工作前途光明。开明的政治解除了对历史,文学,科学研究的桎梏,打开了重新思考认识历史问题的枷锁。
    形成错误认识的原因,除了以上陕北人的感恩,憨厚,朴实,顾全大局,文化水平表达能力有限几条外,主要和重要的还有一条,就是陕北的老红军,老八路,老革命,老干部们长期受到政治压制。刘志丹的牺牲,陕北失去了最优秀的军事指挥家之一,陕北损失了擎天一柱,党和国家及人民军队的栋梁之才,此后的一段时间,在高层就没有陕北籍领导人,陕北人很失望。高岗的死,陕北又一次损失了党和国家的中流砥柱之一,开国元勋,并且被莫须有的以地盘牵连了大批陕北的老同志们。贾拓夫被活活打死,陕北人在中国政坛的处境雪上加霜。《刘志丹》被冤屈为“习贾刘反党集团”的文字狱事件,张秀山一直到逝世,还没有等到个明确的,满意的答复。上将贺晋年,被压至少将。研究长征,本身就是理论上的一次艰难的长征。陕北人不敢写了。
只有记载真实的历史,宣传正确的理论,科学正确的定性
      政史结论,才能正确的教育后人,引路后人,避免误入歧途,南辕北辙,事与愿违,背道而驰,走向深渊。才能在新长征路上,遇到困难挫折时,该坚持时,就坚持,该改变时,就改变,该用引路人时,就用引路人,该落脚时,就落脚,该出手时,就出手。
      所以,把中央领导机构组织,与陕北地理区域地盘放在一快来表述,正确的结论还是陕北救了党中央!
    2022年1月4日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