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陕西网|陕西资讯网 - 陕西综合信息门户网站
热搜: 西安 陕西 原浆啤酒 德力森 雪芝露
深入开展扫黑除恶 共建共享平安韩城
当前位置: 大陕西网 > 健康安全 >

全力保障民政服务对象健康安全,让疫情防控有力度更有温度

2020-03-01 10:09 [健康安全] 来源于:大陕西网 作者:消息
导读:面对疫情,社会福利院、紫琅医院、救助管理站这些民政服务机构防控工作做得如何?记者前往一探究竟。 社会福利院:孩子头脑里多了根弦 这个春节里,一个叫武汉的城市,有很多人生病了,然后我们就再也没出过门。这是2月28日下午记者走访市社会福利院类家庭,
  面对疫情,社会福利院、紫琅医院、救助管理站这些民政服务机构防控工作做得如何?记者前往一探究竟。
  
  社会福利院:孩子头脑里多了根“弦”
  
  “这个春节里,一个叫武汉的城市,有很多人生病了,然后我们就再也没出过门。”这是2月28日下午记者走访市社会福利院“类家庭”,向几个孩子询问近期的生活时,10岁的小姑娘党海花给出的回答。交谈中我们发现,虽然对无法出门这件事有些抵触,但这些孩子对于良好生活习惯的养成,头脑里倒是多了一根“弦”,这一个多月来,“戴口罩、勤洗手”这六个字已经在他们心里扎下了根。
  
  “这个习惯是谁教你们的啊?”面对提问,14岁的小伙通夏站说,“老师教的,在家里妈妈还会反复地督促。”据了解,在福利院里,像海花、夏站这样的孩子共有45名,如今,他们每天都在自己的房间内自由活动,房间就是他们的“新教室”,老师们分工合作,带着他们在家里绘画、唱歌、运动以及进行康复训练。
  
  疫情发生后,福利院于1月24日启动封闭式管理。“传达室的出入管理是‘第一道关’,为了严防输入病例,已暂停所有对外接待活动。”市社会福利院院长丁小兵说,“院内31名工作人员统统入住院区,实施最严格的封闭式管理,就是为了对全院45名儿童、90多名老人及其他社会福利服务对象负责,各科室每天下午5点前均须向院办反馈情况。”
  
  “在此期间,有一个孩子出现了发热症状,院里高度重视,专门设置了一间隔离室。孩子从医院就诊回来后,在隔离室内经过了14天的医学观察,工作人员和护理人员轮流照看。”丁小兵说,落实落细各项防控措施,在确保万无一失后,才让这名孩子重回到大家庭中。
  
  紫琅医院:来自硬隔离后的“家温暖”
  
  炒菌菇、红烧百叶结、红烧鱼、火腿炒西芹,这两荤两素再加上一个汤,便是紫琅医院7个隔离病区、68名医护人员昨天的午餐。上午9点50分,记者经过体温检测后进入院内,在医院后厨分餐间我们看到,膳食班6名工作人员戴上一次性口罩、手套“全副武装”,正用一次性餐盒对食物进行分装。
  
  “医院在施行封闭式管理后,我们对医护人员采取了‘硬隔离’措施,所有的伙食并非直接送达医护人员手中,而是用送餐车将饭菜送至统一的放置点,然后由医护人员和病员自取。”市紫琅医院感染管理办公室主任周建萍介绍说。
  
  紫琅医院共有1个安康区、2个老年病区及4个精神科病区,在全部落实“硬隔离”后,所有的医护人员全部住在院内,大家克服家庭的种种困难积极支持“疫”线,服务特殊病患。
  
  我们了解到,紫琅医院康复一区护士凌彩霞,她的爱人陈金亮是市一院第一批赴湖北医疗队的队长。“作为妻子,又同是医务人员,他去抗疫前线,我理应对他给予理解与支持。”凌彩霞说道。而就在大年初一,爱人即将出征驰援湖北之际,当收到护士长发在群里关于病区排班缺人的信息,凌彩霞又主动报名顶三班。周建萍透露,院领导考虑其爱人去一线后,家里孩子的学习和生活需要照顾,这才将凌彩霞列在了医院“硬隔离”名单之外。
  
  救助管理站:加大特殊人群活动轨迹监测
  
  “正月初一的晚上,一名智障人员由公安护送来站,另一名临时遇困人员自求来站,经询问查验,他们都是启东人,近期无湖北旅行史,体温也正常。”当晚的值班人员,市救助管理站的入党积极分子黄政刚告诉记者,考虑到流浪乞讨人员流动性强、自身防护能力弱,为保障这部分人群的生命健康,救助站里的值班领导连夜开会决定,送他们尽快返乡。当晚,他和站内的保安包师傅一起护送这两名流浪乞讨人员返回启东,待他们从启东返程回到站里时,已临近半夜12点。
  
  “流浪乞讨人员、农村留守儿童、困境儿童都是我们的重点关注对象。”市救助管理站负责人何伟透露,疫情发生后,救助管理站的所有人,大年初一到现在,全部坚守“疫”线,已连续救助了31名受助人员。
  
  从1月26日开始,救助站以前期摸排的市区700多名困境儿童名册为依据开展紧急排查和询访。家住港闸区怡园新邸小区的12岁小姑娘张财凤,成长在一个离异家庭,靠母亲在社区做保洁维持基本生活。“当得知这家的情况后,我们联合社工组织专程走访,在送去口罩、洗手液等防疫物资的同时,了解小姑娘的线上学习需求,提供资料打印等服务,帮助孩子解决学习中的困难。”何伟说,事实上,像张财凤这样的孩子,还有不少。
  
  “而相较未成年人,流浪乞讨人员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每天在哪些区域活动,会接触一些什么人,有众多的不确定因素。”何伟介绍,连日来市救助管理站加大了对流浪乞讨人员活动轨迹的监测,确保“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针对未成年保护这块,也同步开展摸排、科学防范,将询访中掌握的困境儿童遇困信息及时转交或会同基层组织给予及时处理,防止风险累积,切实守住安全底线。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
广告位